已忘

不在盛名时慕名而来,不在低谷时弃之而去

短暂回归

有人想看新写的《那不勒斯的诗篇》吗?


也不用多说什么了,我昨晚兴奋了一个晚上!
油条们,我们成功了,四十万!我们和卡宝一起创造了历史!
回顾我饭李艺彤的五年,如今只觉得很幸运,很幸运能在有生之年认识她,很幸运能成为她的粉丝,很幸运能同卡推们一起助力送她登顶,我估计我已经用尽了我此生的好运了

兽化(第三期)

暂时回归
兽化第三期改了四五次,一直感觉不是很好,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
明天不出意外更新《某海豹的高中生活》和《已忘山河重制篇》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听说有人误认了我的一个朋友,以为是我,然后去催更。想要要我QQ的聚聚们,可以在下面留言,我私聊给你们

【水灰】
        如果此时走进上海生活中心的某个房间,你会看见一幕极其有趣的场景——冯晓菲头上顶着两只狐狸耳朵,身后耸拉着一条狐狸尾巴,身前抱着一只黑色的兔子,正坐在床上看《疯狂动物城》。
        “冯不灰!你看看你,同样是狐狸,你一没人家尼克帅,二没人家尼克会照顾人,你活着还有什么用!”黑色的兔子大声喊道,甚至还在冯晓菲的怀里蹦了几下。
        “杨大水!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同样是兔子,人家朱迪比你聪明可爱,人家莫莫前辈比你温柔,要你何用?再说了,我哪没尼克帅,我可是我们X队的男友,说我不会照顾人,你感冒发烧的时候是谁照顾的你呀!”
       “好啊你!居然敢说前辈是兔子,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吧,我要向广大粉丝揭露你丑恶的嘴脸!真不愧是塞纳河知名黑粉!”兔子一下子碰蹦到了床上,瞪着两个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冯晓菲。
       “别,求你了,开玩笑的啦,莫莫前辈也是全团公认的兔子。再说了,说莫莫前辈是兔子的又不是我,是人家前辈自己说啦,不信你自己看。”冯晓菲从一旁拿来手机,打开自己和莫寒的聊天记录给杨冰怡看,“听说,连发卡前辈、朵朵前辈都变成了动物,放心娜娜前辈没事。”看着杨冰怡恶狠狠的眼神,冯晓菲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冯晓菲爬上床,把杨冰怡捧到手掌上,“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胡萝卜吧,我记得人类也是可以生吃胡萝卜的,所以应该没关系。”冯晓菲动了动耳朵,摇了摇尾巴。
        “我记得食堂的叔叔好像要炒胡萝卜丝儿,你现在去应该还能拿到几根胡萝卜,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出中心了,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大好出中心,万一被认出来,你明天就头条预订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陪你一起去,如果要出中心的话,小心些。”杨冰怡难得没有和冯晓菲抬杠。
        “难得你体贴人一次,我现在先去厨房给你看看,如果厨房没有,我再出去给你买。”冯晓菲正准备起身,就发现杨冰怡踩住了她的尾巴
       “本姑娘平时可是很体贴人!”
        冯晓菲对这句话一笑而过,一用力扯走 自己的尾巴,任由杨冰怡滚到了床的角落。
       “冯晓菲!你给我等着!”

【恩瑾】
      “不过话说怀瑾,你这样还是蛮可爱的。”黄恩茹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面前这只小松鼠的尾巴,而小松鼠却不为所动,只顾着自己垂头丧气的呆在一旁。
        “真的很可爱的啦~别不高兴了嘛~”黄恩茹把小松鼠转过来面对自己。
        “可是……这样,感觉真的很怪啊!”小松鼠水汪汪的大眼睛莫名戳中了黄恩茹的萌点,她捧起小松鼠,用脸颊轻轻蹭了一下,“怀瑾,你太可爱了,要不干脆不变回来了呗,啊!疼!”小松鼠听她这么一说,气极了,就咬了她一口。
       黄恩茹一下子收回了自己被咬了一口的手指,看着那只由张怀瑾变成的小松鼠,脑子里出现了那个对何阳青青说“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搞我的女人。”的张怀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还在担心对方是否咬伤了的张怀瑾问道,“我咬的是手指,可不是脑子。”张小松鼠有些生无可恋的看着黄恩茹。
        “没事,只是想到了你的名言而已,其实变不回去也是没有关系的,大不了我养着你呗。”黄恩茹向小松鼠拍了拍胸口。
       “我不想这样啊!说好的一起共赴未来,我不想时时看着你的背影,我也想与你并肩前行。”张怀瑾顺着黄恩茹的手臂跑到了她的肩膀上,黄恩茹则从肩膀上接过张怀瑾,将小松鼠放在自己头顶上。
       “这样你就可以跟我一起前行了,走吧,共赴未来的第一步,一起去吃早餐!”
       不过,她们似乎忘了研究张怀瑾现在能不能吃人类的食物。

【奶包、断奶、璇慧】
        可能前一天的刘姝贤还不知道什么是生无可恋,但至少现在,她知道了……
        昨天晚上,先是胡晓慧,吵着闹着要和她一起睡,后来又是段艺璇走错了房间。刘姝贤昨晚本来想着段艺璇拎回她自己的房间去的。后来想了想这小家伙最近全国各地到处飞,也是累坏了,现在段艺璇睡着了也不大好把她吵醒。于是,刘姝贤打横抱起已经睡熟了的胡晓慧,把她往里挪了挪,又把倒在自己地毯上的段艺璇抱到床上去,刘姝贤自己则决定睡在床的最外面。
        但早上一醒来,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先不说刘姝贤是从地上醒来的,就先说说另两个人吧。昨晚还抱在一起睡觉的两个人,早上起来却变成了动物,而且好像还是幼狮。
        刘姝贤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把当事人叫醒。不过她可不敢叫醒段艺璇,毕竟她们这位大可爱看上去人畜无害,发起起床气还是很吓人的。于是,她决定叫醒胡晓慧。
        “老刘,我是不是得罪哪位女巫呀?不然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胡晓慧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刘姝贤嫌弃的看了胡晓慧一眼,没好气的道:“就你?还得罪人家女巫,算了吧,”刘姝贤嘴上说着,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大袋的牛肉干,“我不确定你现在能不能吃人类的饭菜,但牛肉干应该还是可以吃的吧,一会儿我再上网搜一下幼狮应该吃什么。”刘姝贤把一大块牛肉干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喂给胡晓慧。
        别看这小狮子体型小,但胃口却很大,没一会儿一大袋的牛肉干就差不多没有了一半。于是刘姝贤收走了剩下的一半,理由是害怕段艺璇醒来没有吃的。
        胡晓慧见自己没有牛肉干吃了,垂头丧气地跑到段艺璇身边,“米一~你醒醒啊!老刘不给我吃东西!”胡晓慧用头顶了顶段艺璇的下巴。
       胡晓慧这一举动,可把刘姝贤给吓得不轻,她立马停下手上的事,冲到段艺璇身边抱起胡晓慧,“你不知道段艺璇有起床气啊!你不怕她生气啊!”被抱起来的胡晓慧脚踩不到底,蹬了两下脚便放弃了挣扎,“米一从来没有冲我发过火,哪怕我叫她起床也不会,顶多说我一顿,我认个怂就好了,再说你平时不是不怕米一的吗?怂什么。”
        刘姝贤见胡晓慧这样,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便把她放回段艺璇身边,毕竟有事情还是需要商量的,不过她可不敢离段艺璇太近。倒也不是刘姝贤打不过段艺璇,只是那人嗓门太大了,刘姝贤受不了而已。
        “米一~该起床了!起床了~米一~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胡晓慧这次没有顶段艺璇的下巴,而是直接绕到了她身后轻咬住了她的耳朵,还扯了扯。
        “啊~怎么了晓慧?我睡得好好的,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变成一只猫了?”段艺璇终于睁开了她的眼睛。
        “明明是狮子,哪像猫了,你没发现你自己有什么异常吗?”胡晓慧往后退了几步,好让段艺璇翻过身来。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刘姝贤和胡晓慧很默契的捂住了耳朵。
        “我也想知道呀!我们先填饱肚子,再想办法吧。”胡晓慧咬住了刘姝贤的衣袖,扯了扯,“米一~老刘不给我吃东西!”
        还没睡醒的段·幼狮·艺璇刚刚站起身,就又摔在了床上。看来对于自己变成幼狮这件事,并没有赶走段艺璇身上的困意,“啊~我撑不住了,我要再睡会儿……有什么事,等我睡饱再商量吧。”话声刚落,段艺璇又沉沉地睡去,刘姝贤抱住了准备再去叫醒段艺璇的胡晓慧。
        “再让她睡会儿吧,最近她忙坏了,现在还早,我们现在去看看还有哪些人和你俩一样变成了动物。”作为补偿,刘姝贤无奈地拿出了剩下的那半袋牛肉干,并决定出去再买一些。

请假

和大家说一声,我的第三次手术准备开始了,这几天本来想连更的,结果前几天得了肠炎 这几天一直在医院带着,所以这篇兽化后,估计要到八月份才能正常更新了,期间更新时段不确定,所以请大家谅解。真的很抱歉

兽化(第二期)

【戴莫篇】
       “我总觉得我俩被算计了……”莫寒站在房间的镜子面前,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头上顶着的兔耳和身后的兔尾巴。
        某萌此时正扫着自己的狼尾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戴萌!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莫寒的河东狮吼功可是团内出了名的,这几年她可没有落下练习。
        “诶诶诶,咋了莫莫,我在呢,别揪我耳朵呀,有话好好说,饶命啊莫莫!”戴萌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杀气,便马上把手机丢开,转身和莫寒说话,可没想到莫寒二话不说,就直接揪起了戴萌头顶上的那双狼耳朵。
        莫寒看着她那可怜样,也不好再揪下去,便松开了手。“我在想,应该不止我们俩被变成这样了……”,莫寒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戴萌又拿起了手机,正准备发火,戴萌就把手机递了过来。
        “看来,真不止我俩,不过……”戴萌陷入了沉思。
        "不过什么?说起这个,我倒是比较在意,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莫寒仔细的看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
        "你说的这个我也不是没有想到,等确定了有哪些人变成动物了,再聚集起来讨论吧,反正现在正值年假,倒也无所谓。"戴萌走到莫寒身后,用手摸了摸她的兔耳朵。
        "你说的也是,还有,虽然你是狼,但我总觉得你像哈士奇一样,一样欠揍!"说着,莫寒转身准备给戴萌一个爆栗。
        正当戴萌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疼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耳朵被某只寒兔子捏住了,"因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萌狼。"

【七五折】
        "络络!出大事了!"吴哲晗和许佳琪一把推开徐子轩的房门,却发现自家崽没有坐在平时打游戏的位置上。
        两人走进房间,就看见万丽娜躺在徐子轩床上睡着了,怀里圈着一只睡着的小哈士奇。
        "你俩还真是父子啊,连变都变成了同一个品种的。"许佳琪不知从哪来了一根羽毛,走到床边,用羽毛挠了挠小哈士奇的鼻子,小哈士奇打了一个喷嚏,眼见着准备就要醒了。
        吴哲晗难得有一次护子心,走上去制止了许佳琪,“她昨天晚上发烧,折腾到很晚才睡,你让她睡会儿,我们去找莫莫吧,她应该会有办法。”
        许佳琪点了点头,两人便离开了徐子轩的房间。
        “莫莫,在吗?”吴哲晗试探性的敲了敲门,见没人来开门,便放弃了找莫寒的念头。
        “我有点饿了,要不咱们先去食堂吃点东西吧。”吴哲晗戳了戳在一旁发呆的许佳琪。
        “我看,我还是出去随便买点吃的回来吧,你这样子,也不能去食堂呀。”许佳琪摸了摸吴哲晗的头,“乖了,去房间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许佳琪转身就走,刚走出一步就被吴哲晗拉住了衣角,“别嘛~点外卖就行了,你陪我嘛。”
        难得见到会向自己撒娇的吴哲晗,许佳琪决定留下来陪这只小奶狗,可接下来吴哲晗的话,却把许佳琪打入了一个冰窟。
        “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团团圆圆都不和我亲。。。”
       虽然如此,许佳琪还是和吴哲晗回了房间,还点了外卖。一进房间,吴哲晗看到许佳琪气嘟嘟的脸,嘴角微微上扬,“开玩笑了,团团圆圆哪有你重要,我当然是希望你陪着我了。”

【黑喵】
        袁一琦难得一次起的早,转身一看,发现身边的位置已经变空了。
       “沈梦瑶?怎么起这么早……”袁一琦见没人回复自己,便又躺了下去,“出去了?这么早?”袁一琦躺到床上的瞬间,感觉自己压到了什么不明物体。
       “小朋友的毛什么时候变成白色的了?”袁一琦揉了揉眼睛,看着睡在自己身旁的小猫。
       “小黑……别吵我……我还没睡饱……”
        熟悉的声音穿过自己的耳朵,袁一琦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奶猫,又环顾了四周,确定房间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后,她将目光重新又放回那只白猫身上。
        袁一琦用手指点了点白猫的头,又把它抱了起来。白猫被这样一折腾,根本睡不着了,直接就醒了。
        “小黑~干嘛?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饱呢,不过为什么你今天看起来这么怪呀?”沈梦瑶感觉自己被袁一琦整个拎了起来。
        “不是我怪啊,是你怪啊,你看看你自己吧。”说着,袁一琦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对准了沈梦瑶,然后又调出照片给她看。
        “这哪来的小猫啊?好可爱呀,不对,这……是我?”沈梦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照片中的自己。
        此时的袁一琦已经下床了,“我记得阿昕跟我说过,小猫是不能喝牛奶的,我记得房间里还有几包豆奶,我去给你冲。”
        “谢谢你,小黑。”袁一琦看着沈梦瑶现在的样子,能想象到她变成人的表情。
        袁一琦走上去,轻轻抚摸了小白猫的背,“谢什么,平时都是你照顾我的,我照顾你一次没什么的。”说着,把小白猫放到枕头上,用昨天丢在地上的围巾给它盖上。
        “你先睡,我等会再叫你。”

兽化【第一期】

【卡黄篇】
        清晨,黄婷婷还没睡醒,就被一段雪姨敲门给叫醒了。黄婷婷强撑着疲惫的双眼,走到门边给外面的人开了门。
       黄婷婷见万丽娜站在门口,“娜娜,今天怎么了?怎么起这么早?我记得今天没有早课呀……”说着,黄婷婷低头一看,便看见了某只窝在万丽娜怀里的小狼崽。
       “这是你和发卡新养的宠物?你连她都照顾不来,还答应她养宠物?”黄婷婷疑惑的看着万丽娜,自己家那位自己还不清楚,总是三天两头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万丽娜抱起狼崽子和自己对视,看了半天,最后叹了一口气道:“还是你自己说吧……”说着,她把狼崽转向黄婷婷。
        “婷婷桑……是我呀……”口吐人言的狼崽子把黄婷婷的困意全都赶跑了,她从万丽娜手中接过自家崽子,看了一会儿,“娜娜,发卡把发声器放哪了?”
        “婷婷桑,真的是我啊,我早上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狼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黄婷婷。
        “嗯?娜娜呢?”黄婷婷忙着和李艺彤说话,抬头才发现,万丽娜已经不见了。
        “徐子轩也变成动物了,娜姐先去照顾她了。”李艺彤看着黄婷婷说道。
        黄婷婷抱着李艺彤进了房间,她躺回床上,把某狼崽放在了自己肚子上,打开手机翻看着微信里的聊天记录。
         “原来不止你和徐子轩呀!”黄婷婷说着,把手机屏幕在狼崽面前晃了晃。
        李·狼崽·生无可恋·艺彤趴在黄婷婷的肚子上。李艺彤明显还没有睡饱,她伸了个懒腰,藏在肉垫里的指甲不小心刮到了黄婷婷。
        虽然说是挂到了,但奶狼的爪子刮到人根本不疼,可黄婷婷还是板着一张脸给李艺彤看。
        “婷婷桑……”李狼崽舔了舔放在旁边的黄婷婷的手,黄婷婷摸了摸她的头。
        “我原来以为你要变,也是会变成海豹的,没想到你居然是狼崽子。”黄婷婷很享受这种时光。
        “我才不是海豹咧,那么黑……”李艺彤说着就被黄婷婷举了起来,然后放到了她枕头边,“有些海豹也不黑呀,乖啦,不过白色的小狼崽我也蛮喜欢的,再睡会吧,我还没睡饱呢……”黄婷婷把手放在了李艺彤背上,一起进入了梦乡。

【马鹿篇】
        “不过话说冯薪朵,你弟弟和你女婿都是直接变成了幼崽,为什么你是半兽人的状态呀……”陆婷打量着自家恋人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
        “我哪知道?可能是年龄问题吧,听说九五年以前的,好像都变成了未完成体。”当事人冯薪朵倒是无所谓顶着头上的耳朵。
        冯薪朵的眼珠子一直跟着手机里的画面转动,突然手机黑屏了,冯薪朵泄气的倒在床上,耸拉着两只狼耳朵,尾巴不停地摇着。
        陆婷见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爬上她俩的高架床,从后面环腰抱住冯薪朵,下巴靠在冯薪朵的肩膀上,轻声道:“你和李艺彤可真是姐弟,连变的物种都是一样的。”
       冯薪朵也顺势靠入她怀里,“不过,我在想,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反正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只喜欢你一个人,冯薪朵。”说着,陆婷轻吻了冯薪朵的脸庞。

【络娜篇】
       万丽娜在把自家室友交给黄婷婷后,就跑去了徐子轩的房间。她一进房间,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一只哈士奇幼崽,正趴在床上看着动漫番,可能是因为有些累,小哈士奇的脑袋还是不时的低一下。
       “络络,我来了。”万丽娜走过去,抱起勉强睁开蓝色眼睛看自己的小崽子,“不过,现在这样子感觉好奇妙呀!”
        徐子轩抬头看了看万丽娜,懒懒的问道:“什么感觉好奇妙呀?”
        “以前看你都是抬着头看的,然后是你把我圈在怀里的,现在突然让我把你抱着,还低着头看你,感觉好不习惯呀。”万丽娜把徐子轩举过头顶,徐子轩被一下子举了起来,有些害怕的蹬了蹬腿。
        万丽娜把徐子轩放了下来,自己也趴在床上,“要不今天咱俩看煮鸡时刻吧,你不是一直和我安利这个视频吗?”
        徐子轩迈着有些不稳的步子,用鼻子把自己手机推了过来,“好呀,我俩都已经很久没一起看视频了。”
        手机刚刚推到万丽娜手边,徐子轩就准备倒下去了,万丽娜连忙扶住她。
        “你平时高重心不稳站不稳也就算了,咋变小了重心低了也还是站不稳。”万丽娜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
        “我困嘛!”话说完,徐子轩便一口咬住了万丽娜的手。不过没长牙的幼崽咬起来也根本不疼,但足矣点燃某位小炸弹了。
        “徐子轩!你给我松嘴!”
      
根据情况在决定是否放第二期,《兽化》已经写完了,我感觉还行的cp我都写了,小短片结束后,会有总汇合的某些日常剧情。
兽化二已经更新

恩兔的斗罗大陆(5)

        “咳!”冯薪朵跪倒在地,鲜红色的液体从她口中吐出,陆婷挡在她前面替她挡住对方的攻击,时不时回头看冯薪朵,身体上就会多几道伤痕。
        “你们到底是谁!”陆婷怒吼道。陆婷看着对方,对方意料之中的没有答话。
        一道金光飞出,陆婷正准备闪开,但想起自己身后就是受伤的冯薪朵,她没有挪开脚步,而是将魂力凝结在胸口的护体魂导器中,打算强行挡住这一击。
        “轰——”八级护体魂导器与对方的魂技碰撞在一起,强大的冲击力让鲜血从陆婷口中喷出,使用越级魂导器的感觉可不怎么样,陆婷身上的魂力被魂导器吞得所剩无几,她有些站不稳了。
        但陆婷没有因此倒下,她知道,在援兵来之前,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倒下,因为在她身后的,是冯薪朵。
        她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拭去嘴角的献血,她转过头看了看冯薪朵,还好,她没事。
        “陆少主,何必如此为难我们,我们只是想带走我们想带走的人而已。”对方的其中一人说话,他身后的一人正抱着已经昏迷了的龚诗淇。
        “吼——”熟悉的虎啸声传来,是李艺彤,李艺彤来了。
        李艺彤一掌拍向那人,对方却轻易的闪开了。真身甲附体,白色的虎毛衬着淡黄色的真身甲,李艺彤额间的第三只眼睁开了。
        “何人敢擅闯史莱克学院!”马老师随后赶到,身后跟着许多来自内院的史莱克弟子和几位看似年轻的人。
        “院长阁下,这件事,我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对方的领头人站出来,一股莫名的威压瞬间袭来,李艺彤和陆婷被压得根本直不起身体,而冯薪朵直接就被压倒在了地上。
        马老师没有再同那人啰嗦。武魂附体,她直接冲向那个抱着龚诗淇的人,九个魂环紧随她后,一起飞向那人。
        那人见势不妙,正想带着龚诗淇往后退,马老师就从他手中抢回了龚诗淇,还一掌将那人打伤在地。
        马老师退到万丽娜身前,将怀里的龚诗淇交给她,转头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看向那个领头的人,“阁下,今日我史莱克放你们一条生路,快些离去,否则不要怪我下手不饶人! ”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院长阁下。”领头人轻描淡写说着,向前走了一步,更加强大的威压被释放出来。
        鲜血不停地从冯薪朵的嘴里流出,陆婷艰难地走到冯薪朵身边,轻轻抱住她,将自身仅剩不多的魂力一股脑的输入冯薪朵体内。
        "朵朵,别睡,别睡,快和我说话啊!冯薪朵!我叫你别睡,你听话啊!"陆婷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冯薪朵,冯薪朵嘴角的血渍和苍白的脸色彻底激起陆婷的怒火。
        陆婷突然抱起冯薪朵,李艺彤惊讶的看着陆婷,这才发现陆婷是在强行挡住对方的威压。陆婷走到李艺彤身前,将怀里的冯薪朵交给了她:"帮我照顾好冯薪朵。"说完,她后退了几步。
        天空突然闪下一道巨雷,陆婷站在雷光之中,白色的风衣随风飘着,她身上的龙鳞已经尽数消退。陆婷睁开眼睛,湛蓝色眼眸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这就是光明圣龙的第二形态?!"李艺彤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婷,她在书上见过关于此的叙述,但从未见过。
       "你们要为你们的僭越之行付出血的代价!"陆婷身上泛出刺眼的白光,李艺彤被迫闭上了眼睛,待她重新睁开双眼时,陆婷已经在一瞬间冲到了那个领头人身前。
        面对陆婷的突然来攻,那个人没有显现出一丝慌张,他微微扬起的嘴角反而示意着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内。
        那人与陆婷的蓝眸直视,他一把抓住陆婷的拳头,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张雨鑫,动手!”那人转头向身后喊到。那个叫做张雨鑫的人摘下黑色的兜帽,在瞬间就冲到了万丽娜身边。马老师释放魂技,想擒住张雨鑫。结果只是一掌打伤了张雨鑫,马老师见对方还有要攻上来的势头,便释放了自己的领域性魂技,将万丽娜和她怀里的龚诗淇包围在了里面。
       此时,那个领头人已经摆脱了陆婷,正朝李艺彤冲过去。李艺彤见已经无法带着冯薪朵躲过这一击,便转身将冯薪朵护住,她想用身体替冯薪朵挡住这一击。
        "李艺彤,放开冯薪朵!"那人的声音钻进李艺彤脑袋里。不知为何李艺彤的松开了抱着冯薪朵的手,李艺彤惊讶的看着自己所做的一切。
        一旁的马老师见状,立即明白了原因,"大家!全部把耳朵捂住,他们的魂技可以扰人心智!"
        但已经来不及了……
        “龚诗淇!释放出你武魂的真正模样吧!”那人话刚出口,马老师就马上慌了,龚诗淇现在和万丽娜正待在她的领域内。
        万丽娜抱着龚诗淇,看着周围。马老师的领域内,她根本无法知道领域外的事情。此时,龚诗淇慢慢站了起来。
        “十七……”万丽娜站起来,却看见了龚诗淇红色的眼眸,那是龚诗淇武魂暴走时才会出现的。
        强大的魂力波动将万丽娜推出数米,龚诗淇的背上出现了一双火红色的双翼。
        一声凤鸣划破天际。瞬间,马老师的领域被破坏了。龚诗淇浮在半空中,用她那双火红色的双眼,俯视着一切。
         而就在众人目光被龚诗淇所吸引的这一刻,那人一掌重伤了李艺彤,还将一根针扎入了冯薪朵的后颈。
         针没入冯薪朵体内的一刻,冯薪朵的双眼连同她额间的第三只眼一起睁开了。李艺彤费力的睁开双眼,她伤得太重了,刚刚的那一掌,几乎震断了她的主筋络。她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和她作对。
        冯薪朵的武魂附在她身上,灰色的毛发随风飘扬着,那双可以装下星辰大海的眼睛,此时已经失去了平时的神采,只剩下无比空洞的眼神……
        一旁的陆婷回过神来,看着傀儡般的冯薪朵,又看了看那个领头人。
        “你竟然敢动她!”陆婷愤怒的吼道,她拼尽全力冲上去,可在她正准备一掌打在那人身上时,冯薪朵出现在了她面前,陆婷连忙收手,却被突然出现的张雨鑫一脚踢开。

        黄婷婷向陈佳莹诉说了那个项链的故事,正在陈佳莹准备开口和黄婷婷接着说下去的时候,窗外的红色光芒让陈佳莹紧张了起来。她连忙起身走到窗边,在确认了情况后,她快步走到门边。
         “婷婷,你先待在这别乱跑,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个人,或许我知道她是谁,只是这答案等我回来了,再和你说,你一定要待在这,别出来!”陈佳莹没等黄婷婷回答就跑出了房间,向那红光的源头跑去了。因为她知道,那道红光的出现,说明龚诗淇的武魂暴走了……

卡黄下一章会出现

脑洞存档【非全文】

仅脑洞,不喜勿入

        卡黄两个人都变了
        李艺彤变得越来越文静大方,虽然不改当年热血,却越来越像当初的黄婷婷
        黄婷婷变得越来越活泼好动,虽然不改当年盐系,却越来越像当初的李艺彤
        两人都保留了当初的样子,又为了彼此变得与对方相似
        卡黄双方:既然我现在的样子无法再次得到你的心,那我就为你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一些想法【不带tag】

本篇博客单纯只针对前方之风笔下的《梦回还》,单纯个人言论,若有不服我也没有办法,但请你不要污染评论区,我的私聊欢迎你。
        说实话,我认真的看过《梦回还》,刚刚开头的前几章给人感觉还是很可以的,因为文章的设定还是很吸引人的眼球的。但是后期的《梦回还》人设开始逐渐崩坏,怎么说呢?
        首先,冯薪朵的角色由一个智商140的奶狗变成了一个为爱不惜一切的心机girl,曾艳芬的腹黑模式完全开启,两人开始为了陆婷开始对抗。
        其次,李艺彤,何晓玉,黄婷婷三人的关系纠缠不清,明显的大三角。黄婷婷明面上只爱李艺彤却又吊着何晓玉,李艺彤爱着黄婷婷却又因为前世的记忆而对何晓玉放不下,何晓玉喜欢着黄婷婷,又明白黄婷婷喜欢的是李艺彤,自己对李艺彤又根本恨不起来。三个人的cp根本看不出那对是主cp,哪对是副cp,给人感觉是在借助这三个人的名字刷流量。
        第三,鞠婧祎既然喜欢赵嘉敏,最后却又给林思意带了绿帽子,林思意因为给了鞠婧祎钥匙,自己又因为哮喘而丢了性命,我们暂且不论哮喘是否会直接致死,鞠婧祎在转生后,跟从了自己的心,但却又间接性的给赵嘉敏带了绿帽子。这到底是把鞠婧祎写成了什么。
       我暂且先不论这篇文章的文笔如何。文章的ooc现象大家也见过不少,我自己也是看过不少。但说真的,这样的人物崩坏我是第一次见。文章的整条线索,是几件让主人公后悔的事情。其实这样的剧情是屡见不鲜,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文中的人物关系看似明晰,但其实只是每三个人组成的三角恋,卡黄晓,马鹿撸,熊四鞠,四鞠兰,关系混乱程度是我这几年来首见。三角恋确实很容易吸引人的眼球,但这么多的三角恋,不单单只是吸引眼球的事了,而是关系到人物设定问题了。
        同人文的书写,人物角色本身就是借用现实中的那个人的部分人设来进行想象故事的书写,所以大多写手在写文时都是尽可能的贴近生活中的那人的性格来写故事,就算人设有偏离,也会提前说明人物有ooc迹象,请大家谨慎观看,而这篇文没有。
         我昨天在刷lofter的时候,看到了tag下的几位聚聚发的博客,所以我去把这个系列文章仔细看了一遍。两次穿越的这个主题确实很吸引人,特别是在重组后短短几个月的这个特殊时段。这个时段的恩狗们(包括我自己)心里都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这个时候出现的《梦回还》正好给了人一种安慰感。
        以上仅为我个人猜测,但不排除有人打算用此刷流量。
        你的小偶像被写成了这样谁心里好受。这不单单只是同人文了,从某些角度看来已经有人身攻击的嫌疑了。如果说,该作者只是想把这个脑洞写出来,那请不要借用她们的名字。因为你们可能没有想过,如果河外人看到这篇文会这么想,虽然是同人文,但他们会首先带入真人角色里,认为小偶像们就是这样的人。说到这里,肯定会有人说我在危言耸听,但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不说河内,光是其他的圈内的很多黑粉就是这样转变来的。
        最后,我只想说:“既然你决定写同人文,请尊重你同人文所借用的人物,就算她们不是真实的角色,她们也是有人格的,请尊重她们的人格,不要认为你是执笔者,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如果你偏要这样做的话,可能同人圈不适合你,你需要进行原创,我的劝告仅此而已,也到此为止。”

418贺文【迟到的贺文】


第一次写贺文
很多聚聚通过QQ和我说想看这种类型的,所以就试着下笔了,第一次写日常风,希望大家喜欢。

        清晨八点,黄婷婷从梦中醒来,看着身旁空空如也,就知道那人昨晚肯定又不听自己的话,一个人待在书房里通宵赶稿。
        想的到这里,黄婷婷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家伙不仅没听她的话,还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于是黄婷婷起身下床,从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外套穿上,又拿了一张毯子,打开房门就向书房走去。
        果不其然,某只不听话的小海豹此时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黄婷婷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自家年下抱回房间去。
        黄婷婷放下手里的毯子,打横抱起熟睡的李艺彤。李艺彤似乎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嘴角轻微扬了起来
        “都叫你多吃点了,还是这么瘦……”说着,黄婷婷向房间走去。将李艺彤放在床上后,黄婷婷正欲离开,却被李艺彤拉住衣角。
        “别走……婷婷……桑”听到了某人对自己的专属爱称,黄婷婷眼中的温柔已经止不住的涌出来了,她蹲在床头,用手揉了揉李艺彤毛绒绒的脑袋,“乖了,我就离开一小会儿。”
        李艺彤似乎听见了黄婷婷的话,这才松开紧拉着黄婷婷衣角的手。
        黄婷婷来到厨房,打开冰箱,五花八门的食材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自家海豹和大哥家的某狗总是喜欢有事没事就往冰箱里填充食材,幸好的是她俩没有买黑暗料理。
        蛋黄从蛋壳里滑出,正好落在黄婷婷手中的碗里。轻盐加点水,手控制着筷子在碗里旋转。不一会儿,金黄的蛋液就被倒入平底锅中。
        煎蛋被装碟的同时,牛奶也被热好了。把热好的吐司放在煎蛋旁边,黄婷婷还调皮的用草莓酱画了一只小海豹。最后,把煎好的火腿放在一旁,李艺彤喜欢的早餐就做好了。
         黄婷婷也给自己做了一份一模一样的,估摸着那人还要过段时间才能醒,黄婷婷就把早餐放在了微波炉里。
         早餐时间结束了,黄婷婷看时间还早,便回了房间。见李艺彤还在梦乡中,黄婷婷没有丝毫犹豫的拉起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还把小海豹搂在自己怀里。年下比自己略高的身高,让黄婷婷有些不好拥佳人入怀,不过还好黄婷婷找到和舒服的角度和她一起沉入梦乡。
        都说她俩有默契不单单只是行为举止有默契,就连她俩起床的时间都很有默契,两人可以说是同时醒的。不过醒来时的动作不再是黄婷婷抱着李艺彤,而是海豹抱着企鹅。
        黄婷婷见李艺彤已经醒了,举起手就要打她的头,李艺彤见势闭上了眼睛。疼痛没有如期而至,黄婷婷只是宠溺的刮了一下李艺彤的鼻子。
        “下次再不听话,你看我不收拾你。”黄婷婷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艺彤。
        李艺彤一下就慌了,连忙点头,活生生像一只小黄鸡,这逗笑了黄婷婷。
        “现在才十点,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早餐,快去吃,记得热一下。”说着黄婷婷下床准备离开房间。
         黄婷婷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李艺彤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有你在身边,真好……”